初音ミク10年:ハチ×ryo两人眼里VOCALOID界光景的过去...

[复制链接]

发表于 6 天前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橘子叽 于 2018-5-14 19:03 编辑

初音ミク10年~她让我们看见的新景色~第1回:ハチ×ryo两人眼里VOCALOID界光景的过去与未来
中文翻译:Alice/箱庭博物馆
发现那几乎是记不住的、一瞬间发生的事



──两位好像是第一次见面吧

ryo:是的。

ハチ:从来没见过呢。对我来说ryoさん是前一个世代的人,那个世代的人给我的感觉都像是传说中或历史上的人物。「都是些怎样的人啊」我对他们很有兴趣,也深受他们影响,从以前就在想要是能跟他们聊天不是很有趣吗?就是因为有ryoさん这样的人活跃着,才孕育出一块让我能开始做VOCALOID曲的土壤。

──两位对彼此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呢?

ハチ:竟然穿了我的goods的LOSER T-shirt,真是超级有服务精神的人啊(笑),是超级大好人。

ryo:我原先就打算将这做为其中一个标准,就是如果看到我穿这件T-shirt还完全无视的话,我就会判定「这家伙是超级大烂人」(笑)。不过因为我是个M,所以要是真发生了也不错呢。

──哈哈哈哈(笑)。

──ryoさん对ハチさん的印象是?

ryo:那时候,无论是我自己或是周围的VOCALOID P,大家都很喜欢ハチさん喔,而且大家喜欢的曲子都不一样。现在在录音工作室聊天时也常会聊到米津,我对ハチさん的印象就跟那时候听到的形象一样。

──前面也有稍微提到过,ryoさん和ハチさん开始VOCALOID活动中间有个世代差,可以再说详细一点吗?

ハチ:我开始上传VOCALOID曲到NICONICO动画是2009年,ryoさん是⋯⋯

ryo:我是2007年。

ハチ:相差将近两年。该说那段时间非常长吗?是一段足够让VOCALOID界前后变成两种完全不同世界的时间呢。ryoさん的メルト爆炸性的热门,而我一开始只是在旁边看而已。「原来有这么有趣的东西」那时我第一次知道初音ミク的存在,只要花1万5000圆我也能进入那个世界。所以也可以说是有了ryoさんVOCALOID界才开始。


——相关链接:メルト-ac1041


ryo:但我并没有以VOCALOID P的身分活动很久。2007年初投稿后,就被插画家邀请「两个礼拜后有Comiket,我们来做CD吧」。结果要说活动期间也才上传了5首歌,虽然做好了曲子,但有太多东西要弄,我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做了什么。与其说看起来是「我用了VOCALOID」倒不如说是「回过神时人已经在这了」。就像过了10年后突然脱口「啊,老了」的感觉一样,所以现在我也还是搞不清楚那时候发生了什么事。

ハチ:ryoさん上传的的确只有5首,但每一首都是热门歌。不过回过神时他人就不见了,连到底有没有来过我都搞不清楚,是像那样模糊的存在。我自己也不太记得那时候的事了,只觉得是一瞬间发生的事。或许感觉就很像ryoさん说的,「回过神时就变成这样了」。



走红的VOCALOID P搭起了通往伟大航道的桥梁



──ryoさん以VOACLOID P身分在NICONICO动画上发表了「メルト」、「恋は戦争」、「ワールドイズマイン」、「ブラック★ロックシューター」后,就出道去经营自己的品牌了,这是为什么?


——相关链接:ワールドイズマイン-ac1985


ryo:只是单纯地想做更多音乐、想知道更多工作室的运作方式和作曲的东西。为此我必须去往人很多的地方才行,在狭窄的地方就算拿第一也没什么意义。

ハチ:这个想法当时的VOCALOID P都有过呢。虽然不知道"走红"这词合不合适,但那些人都往「ONE PIECE」所说的伟大航道去了。该说是走红的人搭起了能通往那里的桥梁吗?现在虽然也有视VOCALOID为初体验的孩子,但在我们的孩童时期可没有VOCALOID,对我们来说初体验是别的音乐,所以都会想试着挑战那个看看。我之前一直对日本音乐有所憧憬,之后在18岁时遇见了VOCALOID,当然VOCALOID很有趣,这个领域也的确是个很有魅力的空间没错,但是在看到能通往伟大航道的桥梁时,瞬间就萌生了想往那去的念头。不过VOCALOID P之中,也有从伟大航道回来的人。

ryo:ハチさん也是偶尔会回来的人呢。做了一首好曲子,让NICONICO动画的大家哇地骚**动起来,然后又回到自己之前待的地方,「DONUT HOLE」也是这样。


——相关链接:DONUT HOLE-ac882712


ハチ:这里是像故乡一样的地方呢,我也没特别说过「我不做VOCALOID了」啊。虽然常被说「你不做了吧」,但并非如此,而像是「预留了一个想做时随时能回来做的地方」的感觉。

ryo:我懂那种"故乡般的地方"的感觉。我一开始也最喜欢能用自己的声音唱歌,能用自己的话发声的人。这样的话,VOCALOID对我来说就是能达成那个目标的装置。如果我自己唱的话一定谁也不会来听,但如果是自己的歌词和旋律,用VOCALOID来诠释我的癖好和歌唱方式,大家就会来听来唱。现在做的曲子,我也会给歌手我自己试唱的版本。就算是可爱到爆的歌我也会全部用自己的声音来唱一遍,边想着「这要是拿出来给大家听就糟了」(笑)。虽然自己试唱的没人称赞,但给VOCALOID唱后就被称赞「好可爱」、「好棒」之类的。看到这情况就会想,我当藏镜人就好了吧(笑)。



光是调教VOCALOID就花了一个月还得腱鞘炎



──ryoさん做VOCALOID歌时有过「放弃」、「不做了」这样的念头吗?还是像ハチさん一样是留着一个「想做时随时可以做的地方」这样的心情?

ryo:我的个性很单纯,就是不把所有项目拿到100分不会甘心,所以在做的时候就会卯足全力去做。好比说做VOCALOID的歌,就是自己试唱一次,把那转换成数据,去除掉子音,再放进去后编辑pitch,把全部漂亮地接在一起,如果不行的话就重头来过,像这样的作业流程会重复无数无数遍。即使是现在的我用尽能力的最大值,光是调**教VOCALOID就需要花费一个月。那真的是非常痛苦的作业,还会得腱鞘炎喔。所以我握滑鼠的方式很特殊。我那时思考要怎么样才可以工作好几个小时不会腱鞘炎,最后调整椅子扶手的高度,让右手固定维持在伸直的状态来进行作业。这样就可以耐得住苦行(笑)。

──太强了,简直像运动员。

ryo:虽然讲起来很无聊,这件事却很重要。不过就像牙齿痛的时候,你不会有「来做音乐吧」的心情吧?每天花好几个小时工作,身体的这里那里都痛了起来。接着便开始自问自答「我到底是为了谁、为了什么在工作⋯⋯?」。这样忍耐着痛苦工作,终于做完的时候就会想「我不要做VOCALOID了」。但过了大概一年后就变成「不,那真的很有趣啊」(笑)。

ハチ:我超懂。虽然不是VOCALOID曲,但是「アイネクライネ」MV的动画全部都是我自己画的,那做起来真的会得腱鞘炎,最后我甚至还浑身发冷。明明想说「再也不做了」,但过了1、2年后又开始想「那时不是很快乐吗」。


——相关链接:アイネクライネ-ac3446321


──该怎么说,两位都一样有过的这种能忘记痛苦、「再做一次吧」的心情,是为什么?

ryo:作曲果然在精神层面也是很孤单的工作呢。好比说普通工作是有固定的工作时间,可以得到相应于工作付出的薪水。但因为像我们这样作曲的人是在贩**卖生存方式,所以绝对不可以妥协。虽然或许也有「腱鞘炎了手好痛不干了」这样的人,但那种人到了伟大航道就会挂掉喔。所以为了在那边生存,就算样子再丑再狼狈也要好好地整好帆,培养出无论遇上怎样的强风,或是在无风而停驶的状况下,也能继续前进的忍耐力,大概是这样。抱持这样的心态做好作品,虽然刚完成的时候很痛苦,但过了几年后应该就能感到「啊啊,那时真的很有趣呢」。

ハチ:总觉得完全就是被业障困住了呢。明明是用「来做做看吧」这样轻率的心情开始的。

ryo:没错,「为什么那时候要说『我办得到』啊」(笑),但是又不可能说「真是对不起,我办不到」。

ハチ:越做越会对一开始那个说过「我完全可以」的自己非常生气(笑)。



VOCALOID界是能收容残渣的托盘



──两位在遇到并选择VOCALOID之后,身为音乐家的人生有了什么改变?

ハチ:我国中的时候组过乐团,但完全不顺遂,因为我很不善于很多人一起来做一个东西这种事。国中、高中,以及在那之后都有想玩团的梦想,但完全不行。就在这么想的时候ryoさん出现了,所以我认为「原来那就是和VOCALOID相遇」。那时的VOCALOID界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,算是乐团拆伙的人吗?VOCALOID是那些想玩团却玩不起来的家伙的替代方案。这里就像是能收留残渣的托盘一样,我也在那之中。该说是我发现在那自己能一展长才吗?我在那找到跟自己很合的东西,这就是我对VOCALOID的感觉吧。一切真的是太巧了,所以我非常感谢,因为有VOCALOID才有现在的我,我是这么想的。

ryo:我以前也玩过团喔,负责打鼓。十几岁的时候有在LIVE HOUSE出演,参加那时的「TEENS MUSIC FESTIVAL」比赛,有很不错的成绩,但果然唱歌的人很难相处啊。大学毕业之后我在电力相关产业做了六年左右的派遣,即使如此也一直喜欢着音乐。一开始是打算工作,然后买可以作曲的工具,之后在想「够了我想辞职了」的时候遇见了初音ミク。那时NICONICO动画正开始流行,我自己也边想着「好像很有趣」、「要是能加入这么闪闪发光的地方该有多好」边看着他们,「如果能拿出1万5000元我也能参加」这样的感觉。又正好在这个时候,制作效果音的公司在募集工程师,为了参加征选我做了一首原创曲,而后到了现在。

ハチ:VOCALOID P大概都是这样的呢,可以说是在前个时代没能达成目标的人类聚集在这。或许有很多人真的有作曲的才能,但要是没有VOCALOID的话,就会一直被埋没,最后谁也没发现地就这样死掉吧。只要交谈过,就会发现大家都是这样的人,所以可以说我们是运气好。

ryo:是运气好,这也可以当作这次对谈的标题(笑)。

──ryoさん是什么时候开始知道ハチさん的?

ryo:大概是在2009年左右吧。ハチさん不是有段时间会上传自己以前唱过的歌吗?好像是你高中时做的吧。大概有6首左右,我是那时候开始听的。

ハチ:是啊,一开始有2、30首,但后来我全删了,只留下6首左右,虽然之后又把那6首删了。

ryo:我听的时候就觉得「啊,这个人是会唱歌的人」。



做出不能让情感有任何反应的东西是最糟的



──ryoさん最喜欢ハチさん的哪一首歌?

ryo:含动画在内的话是「WORLDS END UMBRELLA」。cosMo@暴走P和ゆうゆくん这些那时候在我周围的VOCALOID P大家都说「我也好想做这样的歌」,我去听了之后也觉得「真的很不错」。虽然跟其他歌很不一样,但是是很好的曲子,是一首乱无章法但却催泪、能打动某处的歌。和前一个版本的「THE WORLD END UMBRELLA」是完全不同的编曲,之前感觉是黑白无色的,突然之间有了色彩。我想过「为什么可以从那样变成这样啊?」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?


——相关链接:WORLDS END UMBRELLA-ac1157687
THE WORLD END UMBRELLA【初音ミク】
——相关链接:THE WORLD END UMBRELLA-ac3916574


ハチ:我不记得了(笑)。但会重做大概是因为自己不满意吧。一开始真的是什么都没想就下去做了,完全不懂音乐理论,只是把音序软体的钢琴轨慢慢调上调下,填进去弄成「啊,这里听起来很舒服」的东西就算是做好了,之后想说用学会的东西再重做一次好了。

ryo:但是「THE WORLD END UMBRELLA」是2009年6月公开,「WORLDS END UMBRELLA」是2010年2月上传的,这中间只有半年,超级短的啊,我是问这段期间到底可以学会些什么啦(笑)。

ハチ:因为那个地方非常具刺//激性吧,是一个可以遇见不碰VOCALOID绝对遇不到的人的环境。有很多会让人觉得「什么啊,这个音乐?!」般的曲子,有种飞进名为「有这种,也有那种」这样的发现之旋涡里、非常刺激而没有极限的感觉。那首歌就是受到这样的影响而诞生的。

──那么ハチさん喜欢的ryoさん的曲子是?

ハチ:虽然第一次听的是「メルト」,但旋律也好歌词也好,小鼓的「嘶当当!」段听起来非常舒服,是做得很棒的POP曲。但不止这样,还有许多不可估量的东西在里面。虽然很难用言语说明,但就好比我们不是会说Mr.Children和南方之星是「至高的标准」吗?但是Mr.Children和南方之星的音乐深入剖析后就会发现那其实非常复杂,并非只是「普通好听的歌」可以概括。我第一次听的时候也觉得ryoさん的曲子大概也是用同样的构造组成的,是纯粹地拥有强度的音乐,深深影响了我。

ryo:强度是很重要的呢,创作出不会让情绪产生反应的东西是最糟的。大部分的人基本上不都是想着「Fuck my life(他妈的我这烂人生)」同时活着吗?要是音乐没有救赎听众的人生的强度,就没有被创作的意义。我认为要有甚至能夺去他人时间的强度是很重要的,对我来说要达成那个的话就是情报力,所以加入了英国原声鼓的音源,纯粹只是想让大家听听看。

──两位对于初音ミク这个VOCALOID软件所拥有的特殊性、特别处有些什么想法?虽然还有其它许多的VOCALOID软件。

ハチ:我一开始入手的就是初音ミク嘛⋯⋯是什么呢,不就是很可爱吗?

ryo:对,很可爱,我好像在哪篇访谈说过「想让可爱的女孩子唱可爱的歌所以才开始做的」。

ハチ:每个人认为初音ミク有魅力的地方不尽相同,但18岁的我一看到她的时候就想,那里有个可爱的女孩子,只要花1万5000元就可以让那个女孩随我想要地为我唱歌,这么轻率的心情说出来也没关系吧。

ryo:我周围有很多画画的人,大家常说「ミク很好画」。只要在素描本上随手画一下,大概国小年纪的小孩子就会开心地说「啊,是ミクちゃん」。

ハチ:好像真的是这样呢,只要画蓝绿色的双马尾就会变成ミク。

ryo:在我周围的插画家中也有很多超喜欢ハチさん的人喔。现在也在追米津,出CD的时候就会买来一直听,然后告诉我他们的心得。让我觉得「欸,我又不是ハチさん」(笑)。从画开始喜欢上VOCALOID和音乐,像这样逆输入的人流也很多呢。




「砂之惑星」有什么含意?



──ハチさん为这次的「魔法未来」做了主题曲「砂之惑星」,这首歌是怎么做成的呢?


——相关链接:砂之惑星-ac3869502


ハチ:刚收到邀约时我一直在想「该怎么办啊⋯⋯」,之后回头去看最近的NICONICO动画、去看排行榜、看我不在的时候流行的动画。该怎么说,和我投稿时的景色完全不同了呢。我脑中开始出现NICONICO动画慢慢沙漠化的影像,想着「啊啊,这是沙漠呢」时,想到要是能做一首自己以前待过、某种意义上算是故乡的NICONICO动画变成沙漠的歌,不是很有趣吗?该说是我应该表现现在的NICONICO动画吗?如果有人出来做这样的歌也不错吧,这样的话做这首歌也有意义了,我就接受了邀约。

ryo:我还没听过耶(对谈时是MV还没公开的7月中),可以现在听吗?

──让我们快点来听吧。

(播歌中)

ハチ:哇,我超讨厌这种感觉(笑)。

ryo:(听完后)这很棒欸,我喜欢。让人好想跟着唱,也有ハチ节,也有现在的流行。副歌瞬间扩展开来的地方也很帅,那边是怎么做的?

ハチ:我也有一起唱副歌喔。

ryo:这样啊,不愧是ハチさん,果然不负众望。「这就是大手P喔」的感觉,当然大家一定会抱着期待去听,但你也没有辜负他们的期待,而更进一步端出预料不到的东西,这就是成为好曲子的条件。我一开始想像的是更快节奏的歌,结果却不是。

──这首曲子只有95BPM,算是满慢的呢。

ハチ:大概差不多就是95BPM吧。VOCALOID曲子大多是180或200BPM不是吗?我以前也几乎都做那个速度的曲子,但好久没回来,我可不想被说「又是那种喔」。虽然这样说,却也不是做完全跟以前没关系的东西,在这之中该如何取得平衡让我伤透了脑筋。

ryo:但是旋律的抑扬顿挫够快,所以不会有整首歌很慢的印象,歌刚开始就像Ed Sheeran的歌一样一直在唱。

──尤其是后半段使用3连音 Trap之后的HIP-HOP。

ryo:没错没错,歌是叮叮当当大声地展开的。而且子音全都听得很清楚这点很厉害呢,做VOCALOID为了让子音都能听清楚,在接合的时候特别费工。子音听得很清楚,加入自己的声音当作合音让子音更清楚了。吉他也很帅,节奏也有现在的米津味,是很棒的曲子。

ハチ:谢谢。因为NICONICO动画几乎没有Trap和HIP-HOP的流变,所以才想说要是加入这个应该很有趣吧。



必需要有「ハチ什么鬼我不知道」的傲慢家伙出现



──歌词里有「Melt骚动之中诞生的新生命」这句话呢。

ryo:真感激你使用了「Melt骚动」这个词,不过也让我觉得「你好会讽刺啊」(笑)。歌词里也有以前ハチさん曲子里的歌词,知道的人会想「咦?这是从那首歌的那个部份拿来的?」,之后更说了「已成废墟的沙漠」,你做这样的歌会让人觉得「接下来你到底要我们怎样」啦。

──但是我认为ハチさん并不单只是讽刺,还有连结未来的意思在里面,是吗?

ハチ:是的,有「请往未来去吧」的意思,不过我就不管了。

──因为你说了「接下来你们请自便」嘛,歌词里。

ハチ:因为「要做那个的不是我吧」,我想让「砂之惑星」成为一个引爆点,但基本上我并不觉得是「让我来这里重整一番吧」,反而是想要让更多新的面孔出现。如果能以这首歌为契机,让沙漠里能多长一棵树的话就好了呢。接着在那棵树的周围又会有新的谁来犁田、种植作物,如果最后能结成果就好了。

ryo:但你做出这种品质的曲子,大家不就什么都不能说只能沉默了不是吗?根本是没地方批评的曲子啊,反而变得想说「啊,真是对不起」了(笑),所以我觉得ハチさん根本是抖S。

ハチ:唉,要是能有傲慢的家伙出来该有多好。「ハチ什么鬼我不知道,我要改变一切」像这样的人是必需的吧。

ryo:的确如此,一定要有在Answer曲里写「ハチ谁啦」这样的家伙出现才行。

──也就是希望能引出年轻世代的才能啰。

ryo:果然没有说服力是不行的呢,因为「那家伙只会嘴上说好听话,全力做的曲子一点也不好」这种是最糟的。虽然很难有VOCALOID P能跨越这个巨大的门,但是我也有着「你们过来啦」这样的心情。

ハチ:嗯,我也希望那样的人能出现。因为有バルーンさん、ナユタン星人、n-bunaくん这样新世代的人出现了,所以想要那些人也能多加油。接着受到这些孩子的影响,就会有更多年轻孩子出现⋯⋯真希望能够一直这样下去呢。


转自acfunhttp://www.aixifan.com/a/ac3916622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绅士ACG  

GMT+8, 2018-5-20 20:10 , Processed in 0.128738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